心酸那場只能心酸的愛情。

heart-20160830

「曖昧像是冬天裡的馬桶座,原本冰冷的刺骨感,卻在不知道坐了多久以後,突然感覺到一絲的溫暖。但我們很難確切地想起來,彼此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愛。」

聽說他傷得很深,所以拒絕再把一個人放進心裡,那如同胃袋脹氣的痛,不想再承受。
而你卻渴望擁有一個免治馬桶座,期盼觸碰就有溫暖的體感,低溫與空洞不用再感受。

「在愛情裡,你們似乎是冰溫熱開飲機。一冰一熱,總是從不同管子流出。只是不知道哪一天,從他傳來的體溫變得有些不同,然後彼此在溫水中會合。」

他總是會摸摸你的頭,在倔強的你豪不掩飾地落淚之後;在那氣溫不穩定的冬天,深夜傳來提醒的簡訊…

突然之間你覺得哪裡不對勁,趁他著低頭吃飯看他幾眼;你開始關注他的訊息、期待他的簡訊…於是開始蒐集證據,然後一一去證明。你問了好姐妹的意見、看遍兩性文章,例如:曖昧超過三個月就過期、他其實沒有這麼喜歡你、五大觀察愛戀的徵兆…

「不過愛情是這樣的,只要沒有人認愛,再多證據也無法綁定你們的關係。」

儘管你會突然訝異,這個高大的男人會突然靠上你的肩,如同孩子般地撒嬌;你們有時候也會幼稚得互相打鬧,你一拳揍上去,他不躲也不回擊,但會將他的手扣在你的手腕上停上幾秒。

那段時間,你剛好寫日記,發現不知不覺寫得都是他的故事,記錄著心疼、拭淚、陪伴,還有哽住的想念。你開始眷戀著他那穿透力的眼神,就像是黑夜裡,對向車道閃過刺眼的車燈那樣明亮,卻難讓人直視。你喜歡下雨的時候,兩人共撐一把傘,因為可以親近得理所當然。尤其是為了好走一些,你會抓著他的手臂,然後感覺臂彎緊夾的力道。

「對於小孩子而言,想像力是超能力;而在愛情裡,想像力卻是破壞力。」

其實你知道一個人也可以很好,可是卻開始期望那不切實際的「王子與公主幸福快樂的結局」。你在內心裡撰寫著各種版本的愛情故事,可是寫得越多卻越失溫。像冬夜裡發冷的雙手,握著剛裝滿熱水的馬克杯那樣地暖,但熱水也有冷掉或喝盡的時候。你就像賣火柴的小女孩,不斷在內心點燃著幻想,好以支撐下去。

「心酸是這麼回事,你用盡了全力,甚至最大的勇氣,你們的愛情卻沒有動靜,還不小心跌入谷底。」

你的依賴失控了,不知道怎麼調節的冰與熱,就像那台無法恆溫的電熱水器,總是該死的在寒流時不爭氣。然後不知道在哪一個瞬間,熱脹冷縮沈不住氣,破裂一地的愛情沒有沸騰,反而降至冰點。

當愛情從酸甜到酸澀…

心酸的是怎麼做都不合你的意,只是想說我愛你。
心酸的是很努力卻被現實打敗,最後只剩下勇敢。
心酸的是心臟裡好吵又關不掉,心痛聲掩蓋不了。
心酸的是只有自己還在那裡等,你早已轉身離開。
心酸的是摔倒就算了還很難看,還沒有人同情你。
心酸的是以為的癒合都是假象,反覆潰爛好不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