尋我

heart-20150906

食指尖長過中指的老手
正挖取黑過頭的果實
舊舊的那種彷彿快風化的罐頭
凹陷著勉強看出 Morello Cherry 的字樣

紅綠交織的線揉成黑
配合鬼月連牛郎織女都該畏懼
急忙之中落了一顆露出核的櫻桃
生蛆腐臭還流了點汁

轉頭一看肩膀上血腥的手劃破了肌膚
嫌惡的洗也洗不掉、傷口怎麼也好不了

一個人若是自我評價低落
再怎麼美麗的包裝也掩飾不了底層的腐敗

只能硬吞著發臭的自我碎片
反覆咀嚼的像是滿口揮之不去的韭菜味
像是咖啡拿鐵在口裡發酵
在齒間與唾液混濁著
彌留成一口白色黏糊的臭味

「我」究竟在哪裡⋯Morello Cherry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