抹滅不了的只能請求原諒

heart-20150126

以為⋯凡事只要轉身離開就好,

但原來聲線的頻率,
正隨著風流動的髮尾,
逆流至腦神經裡揮之不去。

以為⋯只要破壞物品的原型,
血肉模糊的記憶,
就可以一沖消失殆盡。
但原來你的身影,早已燙進心裡,
強行去除掉的結痂,
卻在組織液的反射下更加清晰。

以為⋯原來都只是假象,
最後只好撕裂了心、粉碎了骨,
請求上帝原諒⋯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