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說,我明白你需要自己的空間。

heart-20160708

「只是以為可以模糊界限。」
雖然很多關係開始時,就知道界線在哪裡。
就算不這麼清楚,在嘗試接近的過程中,
也能感受到這麼些明示暗示。
只是關係的逐漸緊密,讓我們以為界線少一點。
像是海水浴場的標線,當我們覺得安全無疑時,
總會想嘗試跨越防線,試圖往更多地方去探索。
你無意要侵犯,只是以為他會為你擦去界限。
難道再靠近一隻手指的距離也不行嗎?
人與人之間的距離拿捏,真的好難。

 

不說,有很多話想說。

 

heart-20160706
「就讓我自言自語。」
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,不再這麼能夠暢所欲言。
可能因為太過在乎,反而變得小心翼翼;
或是說話時機過了,就再也開不了口了。
所以,我總得準備一個儀式悼念,
好讓這些胎死腹中話語得到釋放。
況且這世上也常常不允許我們講得太多,憋死我了…

不說,誠實可能失去更多。

heart-20160704

「因為你的光芒無法直視。」

有時候你很難明白,在感情裡,
對自己坦白,而太誠實的對白,
有時卻反倒是讓對方一臉慘白。

不曉得是真心太過熱情,
或真性情被誤認為矯情,
不過是想明白表示心情。

我想,或許是這世上真情已經稀有,
而假意太過氾濫,所以誠實的你「太燦爛」。

不說,想念,但走去懷念。

heart-20160703

「不論你在哪裡,希望你好好的。」
有些時候,共同創造的回憶太多,
這世界能行走的道路,彷彿遊戲地圖回溯。
原本因為共同探索而亮開的地點,
卻因為彼此分離,而用簽字筆用力塗黑。
因為太多過往,儘管是快樂的,
在此時想到卻會痛。
可是逃避卻無法抑制想念,
所以偶爾的偶爾,還是會嘗試去觸碰。
因為這是僅剩的,能夠最靠最近彼此的方式。

不說,這都是我。

heart-20160627

「只有我可以定義我自己。」
「你以前不是這樣的」、「沒想到你也會這個」…
一個人的個性,就像不同時期會有的不同稱呼一樣,
有顯性、有隱性,也有隨著年紀與環境轉換的。
不過不管怎麼樣,那通通是我,沒有好或不好。
但除了好朋友以外,總有另一種情況是…「我們很熟嗎?(攤手)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