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說,放棄。

heart-20160720

「不是真的想結束,只是不知道如何延續。」
你其實知道自己想繼續,
就像那雙最愛的本命鞋。
儘管已經對你開口大笑,
卻始終捨不得將它丟棄。
你其實知道該做些什麼,
可是就一直這樣擺在那。
逐漸脆化的暗紅色表面,
彷彿剝落的一片片心痛。
你其實知道…
動也不動不會比較快好,更不會發現奇蹟。
只是不知道怎麼維修好,只好先選擇不說。
為什麼在這裡 murmur,因為還在想開場白用哪一句。

不說,我有想法,但沒有絕佳辦法。

heart-20160719

「重要是有嘗試的雙手,和承擔的肩膀。」
小時候的你,是個乖乖牌,
總是聽長輩的話,這樣才能看似「很完整」。
長大後的你,是個安全牌,
總過得小心翼翼,這樣才能避免「很受傷」。
終於某天回頭一望,發現自己錯過得太多,
那些經歷過,卻彷彿空白的人生,
好像沒有太多可以紀念。
連可以回憶的痛,都寥寥無幾。
這些年你終於學會了爭取,至少努力嘗試。
也明白了不論好與壞,在真實的走過以後,
心裡建築的踏實,成為可以承擔更多的肩膀。
就像不斷增加負重的深蹲訓練,
你扛得越重的槓片,雙腳則能站得更穩。
於是…才發現自己終於長大了。
畢竟溫室裡的花朵,總是枯萎的比較早。
怕受傷而動也不動,可是會連小地震都承受不了。

不說,忘不記。

heart-20160713

「下輩子還是當魚好了,忘得比較快。」
你撿拾一地之前刻意丟下的瑣碎,假裝無所謂,並且視而不見。
以為那些過去就可以一抹雲煙,什麼也不會殘留下來。
因你丟一地的碎裂玻璃,被踐踏後的稜角,
隨手拾起在黑板上刮上過去的回憶,既刺耳又刺痛。
那早已鑲入肉裡的玻璃細碎,挑不出來,更挑不走過去。
是時候該大掃除了吧!
儘管一時拿不掉,至少擺在暫存區也好,
這樣丟掉可能會快一些。

不說,能不能只有好事發生。

heart-20160711

「壞消息。Pass!(搖手指)」

很多時候,因為不希望自己被蒙在鼓裡。所以你挺直腰桿、雙手端正地放在桌上:「你就實話實說吧!我不會怎麼樣的。」(然後實握好拳頭…忍耐…)

會這麼做,不代表你有接受真相的決心,而是想驗證自己想得對不對;或是總要有個理由推自己一把,好決定下一步路怎麼走。

但不論結果如何、目的為何,至少你比逃避的人,多了聽見真相的勇氣,也就離「接受」更近了一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