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孩子可以是個孩子:別怕髒。

「誒!誒!誒!那個不能放嘴巴,有毒!」 外婆驚恐地指著甯甯手上的屁屁膏⋯⋯我還以為是巴拉松。

「她又咬不破⋯⋯」少爺像是經歷過數個世界大戰後地冷靜,但大戰的不是孩子是外婆,因為外婆老是開外掛(有人攻擊我的村莊?)。

「妳看她抓貓抓得滿手都是毛。」我倒覺得貓有夠疼甯甯,這樣還不會生氣。(正義魔人別來戰!我們一直都在教她輕輕摸,可是甯甯的手雖小,但速度很快,不是每次都來得及阻止。)

「這圍欄要消毒吧!」、「那旁邊到底有沒有在擦?」、「青菜要先燙過一次把農藥去除再煮粥啊!」這類的話跟我的白眼就像雪球一樣越滾越大。

說實在的,我也是在某些地方有點潔癖的媽媽。例如:甯甯自己抓食物吃邊吃邊掉,我會邊擦邊撿;摸過貓之後會帶她去洗手。儘管如此,我跟少爺的觀念一致「小孩用髒很正常」、「不用太乾淨有益身心健康」。

農曆春節最後一天,我們帶著甯甯第一次在外面落地放風。快十一個月的她雖然走得算穩,但還是會跌倒。少爺發現她跌倒時會用胸口跟前手臂撐地板,不知道是不是怕地板的觸感(我想不太可能是怕髒),雙手手掌就是不碰地。

於是少爺蹲在甯甯身後,雙手抓著她的雙手,朝地板拍了兩下,並且告訴她雙手可以這樣撐。

這動作讓我想起之前在一個講座中,講師跟我推薦《髒養》一書,裡頭提到「吃土無妨」。講師還說,小孩六個月以前交給長輩照顧沒關係,但六個月以後則要有所限制,否則多數的長輩常因為過度照顧而限制小孩發展。

所以當下我非常讚賞少爺的做法,也覺得只要不吃就好,畢竟我沒有這麼大勇氣讓甯甯吃土(儘管她還是吃了手幾次)。

甯甯是個好動又好奇心旺盛的孩子,她時而坐在地上撿落葉,時而興奮地雙手展開向前衝,我都懷疑她快要起飛了。

我從手機螢幕回顧她橫衝直撞在快要跌到前衝向我的樣子,她一副「啊!媽媽妳在這呀!」然後咧嘴一笑後轉身離開,彷彿屁股後掛著一個「Freedom!」的彩帶飄揚著。

我的孩子可以是個孩子,用全身的力氣探索世界難免會用髒,大不了多帶幾套衣服、玩完洗乾淨就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