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我的孩子可以是個孩子】別說乖。

甯甯是個有自己堅持的孩子,不能粗魯對她,否則她就崩潰到讓我們崩潰。可是,甯甯對外卻常常不是這麼一回事。

還記得跟保姆簽約時,她特別強調「因為小女兒現在國中要準備升學,晚上到家要讀書,所以希望可以準時接。」

但後來保姆卻給我們極高的彈性,以及樂於成為我們有需要晚接孩子時的後援,甚至有時會說「不然妳在姨家過夜看看」、「改天帶妳一起回南部」。這一切都是因為甯甯除了可愛(自己說),特別是在她面前是個「幾乎不會哭鬧」的孩子,他們一家子都愛死她了,幾乎視為家中的第三個女兒。

回想起來,甯甯在月子中心時,只要是護理師從我手中抱走就可以停止哭泣。當時以為自己是新手媽媽的關係,但現在我懷疑她就是一個社交的孩子。在外婆和奶奶面前也是,光是一個毛帽,我說甯甯戴不住會扯掉,外婆卻說:「可是我上次帶她出去時,她就戴得好好的。」

每次我跟保姆說甯甯在家又怎麼崩潰哭了,她總說「小孩就都欺負父母,尤其是媽媽。」

今天,甯甯滿十個月了,會叫爸爸、媽媽,會不扶東西走個四、五步了,漸漸覺得「欺負父母」背後的意義其實是「孩子知道自己在父母面前可以放心做自己」。至少現在是,畢竟父母剛開始只會希望孩子可以快快樂樂健康長大(笑)。

「沒有當夠小孩的人,常常當不好一個大人。」我對這句話感受特別深刻,因為我是單親的緣故,小時候大人會說,或呈現出一種「要乖乖的,不然⋯⋯」,於是「乖」就成為我的枷鎖。所以對於別人跟我的孩子說「乖」字時,我聽到總會皺眉,更不想把「乖」掛在嘴上;我也不想成為「老是在說不可以」的父母,那她還可以什麼。

想說的很多,就用一個畫面止住。

前幾天我背著甯甯在電梯裡照鏡子,她突然抬頭看著鏡子中的我,靦腆又帶點興奮的笑了一下後,趴在我的胸口上露出一副滿足的表情。

我的孩子可以是個孩子,希望她看到父母可以一直都是那麼安心及滿足,就像寒流時坐在暖爐前的那種樣子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