慣性沾染的顏色,隱藏了渴望,並不容易輕易抹去。

heart-20160814
我是個不太會配色的人,我是指繪圖的時候…

從單色速寫、素描,到電腦繪圖、粉彩、色鉛筆、麥克筆、壓克力、水彩,截至目前為止所碰過的媒材中,直到在水彩課中,才深刻感受到那種「不論事物該是什麼顏色,每個人的心中總會有另一個世界。」

這是很有趣的狀態,老師在課堂裡會提供彩印實景照片、水彩速寫各一張,以及現場教學一張。不管對於老師或同學來說,目標都是那張「實景照片」。可是每當作品完成時,放眼望去,每一張都有著不同的故事。就像是比手畫腳的遊戲一樣,明明就是一個題目,但接收的人,心裡都有不太相同的情境,儘管最後可能看起來是一樣的答案。

不能否認,我們總是不自覺地把眼光停留在某些特定風格上。

「風格」聽起來是廣泛又模糊的字詞,但就如同「你喜歡他什麼?」然後支支吾吾擠出空泛的形容,例如:貼心、對我很好、幽默…。這些看似有幾分道理,但對於每個人來說,卻又有不同層次的差別。

曾經我也比對別人的藍圖,試圖把顏色改成對方想要的樣子。

硬是討好的過程,像是失控的水彩,淹在紙上難看的水漬、不明究理亂跑的色塊。但不論怎麼修正,卻怎麼樣也無法改變兩人之間的色差。因為時間久了,你心中慣性沾染的顏色,還是會不自覺地灑上。然後四不像的那幅畫,最終因為上不了廳堂,而被丟在一旁。

「但是,那是因為我愛你啊!」

這時候就會很想大聲的反駁,可是早已弄髒的畫,卻在你心中回不去原先的純白。

此時,耳邊響起《王心凌—當你》:「回到最原始的我,你是否會覺得我不錯。」

圖上:老師彩色列印版
圖下:Morello 原圖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